煙鬼(民間傳奇)

第一煙草網推薦 "煙鬼(民間傳奇)",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一下

煙鬼吳山是個真正的煙鬼。有一天,吳山到上海辦事,走得太匆忙,忘記帶煙袋了。一摸口袋,隻有半支抽剩的香煙。吳山不敢點着,他怕過早吸完這半支煙,難以熬住長途中的煙瘾。就想出一個馊主意,拿着那半支香煙,向正在抽煙的人借煙點火。抽煙的人都有忘記帶火的時候,馬上就會将抽着的煙遞過來。吳山側轉身子,裝模作樣地點了一會兒,然後猛吸一口别人的香煙,佯裝自己已點着了煙,然後将煙還給别人。自己再悄悄地靜坐下來,讓煙徐徐地自己嘴裡飄出來,再悠悠地吸進鼻腔。如此反複重複兩三遍,這才将煙一縷一縷地吐進空中。采用這種方法,吳山挨車廂地抽别人的煙,一直到火車到了上海,行駛了千裡的路程,他的半支香煙也未抽完。

吳山家有一片瓜地,他得每晚住在瓜棚裡。一天夜半,吳山剛剛入睡,忽聞瓜棚外“沙沙”有聲。吳山疑是偷瓜賊,便拿起床邊的木棍,假裝睡覺,等待着前來試探情況的瓜賊。那聲音一直響到瓜棚門前才停了下來。吳山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,隻見一位彎着腰的老頭兒正探頭朝瓜棚裡看。

老頭兒臉色青白,月下沒有影子,大鼻子,沒有下巴。吳山知道遇到鬼了,頭發不由直豎起來,身子顫抖不已。鬼見吳山久久不說話,便咳嗽了兩聲,喊:“老弟,行行好吧,我煙瘾來了,借袋煙給我抽吧!”鬼的聲音非常懇切,臉上似乎還挂着笑容。吳山哪敢應答,隻是顫抖着,手裡的棍子不知何時已經從手中脫落,掉到了床邊。鬼見吳山不應答,便一直走到床邊,拿起吳山的煙袋,按滿煙葉,手捏起瓜棚邊半根秫稭,一掰兩節,上下一擦,竟擦出火來。

鬼點着了煙,蹲在吳山的床邊,深吸一口,閉上眼,頭搖了一下,身子随着一抖,打了一個陶醉的冷戰。好大一會兒,才有煙縷自他的鼻孔飄出來。吳山稍稍放心,原來,這鬼隻是借一袋煙抽罷了,并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。于是,便大膽說:“老哥,盡管抽吧!”鬼點頭,連誇吳山煙葉勁大。就這樣,吳山每夜都與鬼抽煙拉呱,就像是一對好朋友。遠近瓜地的瓜都有被偷現象,唯獨吳山的瓜一個未少。

逢集的日子,吳山上街賣瓜,遇到龍興寺的一個和尚。和尚口念“阿彌陀佛”,圍前堵後,纏住吳山不放,口口聲聲說吳山身染邪氣,不久将要大禍臨頭。吳山非常害怕,跪下請求和尚相救。和尚詳細詢問了吳山的前因後果,對吳山耳語了片刻。吳山聽了和尚的話,擺手不應,說自己膽子太小,實在下不了手。和尚笑了,随手從衣袋裡取出一粒藥丸,命令吳山當場服下。吳山服後,一袋煙工夫,隻覺得膽氣沖天,一點也不害怕了。

當天夜裡,吳山從獵人那裡借來一杆鳥铳,裝足了火藥。

深夜,鬼又來了。他當着吳山的面,從懷中掏出一個紙包,說:“每夜吸了老弟不少好煙葉,無所報答。這是我生前所用的碧玉煙嘴,你戴在身上可以永保平安!”吳山接過煙嘴,借月光一看,煙嘴碧中帶翠,中間隐隐約約有一小兒嬉耍,且面帶笑容。

閑談一會兒,鬼見吳山床邊靠着一長物,就問吳山是幹什麼用的?吳山說:“這是莊上一個煙鬼的大煙袋!”鬼馬上央求說:“我生前愛煙如命,從未吸過這樣的煙袋,望老弟讓我嘗一嘗。”吳山一聽,暗喜,他請鬼坐于床前,雙手捧住铳身,自己從煙窩抓出煙葉,假裝往煙袋裡裝煙葉。吳山見鬼已将铳口含進嘴裡,準備吸煙。急忙一扣扳機,隻聽“轟隆”一聲巨響。吳山哪裡還敢細看,急忙轉身,往家狂奔。到了家裡,吳山從山牆上的窗戶裡遙看瓜地,隻見瓜地裡火星遍地,上下跳動。天亮以後,吳山吆喝一大群人來到自家瓜地,隻見瓜秧都被扯斷了,瓜也被踩踏得遍地淌水。

第二年,吳山上梯子掏牆角麻雀窩裡的小鳥炸着吃,不慎蹬倒了梯子。吳山以為這一次定會腿斷臂折,未想到着地之時,下面似有人叢相托,竟然毫發未損。吳山突然想起鬼曾經對他說過的話,急忙掏出腰間的碧玉煙嘴,隻見裡面的小兒已斷了左腿,面目也變成了痛苦的樣子。

煙鬼(民間傳奇)

标簽:

本文分享鍊接:http://caifu43875.cn/3148.html

網友評論